把本站设为首页 |  加入收藏  新闻中心 企业黄页 微信公众平台 儿童文学
全部信息 | 文学作品 | 写作创作 | 著名作家 | 外国文学 | 艺术精品 | 演艺技艺 | 艺术明星 | 艺术院校 | 科技博览 | 发明专利 | 名著推介 | 人生常识 |
新闻**分类:文化动态 | 社会万象 | 科技时空 | 帮助中心 | 安全中心 |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文化动态 > 正文
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马笑泉征文比赛获巨奖应不应该
所属区域:国内 新闻类别:文化动态 发布时间:2019-11-16 人气指数:
 

      “一篇文章1936个字,平均每个字258元……”最近,一个“特殊”的征文比赛引发了大家的热议。湖南一家企业发起有奖征文活动,特等奖奖金高达人民币50万元。
      经历了2300份来稿的筛选,最终,湖南作协副主席、作家马笑泉凭借作品《十三村记》拿走了50万元特等奖。(2019年11月13日中国新闻网)
      湖南作协副主席匿名参加本地区某企业发起的有奖征文活动,结果很巧妙地作协副主席居然获得了特等奖,奖金50万。这一巨奖花落作协官员身上,立刻引起了当地广大网民的质疑,都说这一事件出现不是偶然行为,让他们想来有一些量身订做的意味。
      在这些质疑的人群中,很多人对作协副主席的文章挑刺儿,说文章立意相当普通,说文章某些语句措辞存在矛盾。如今又有网民指出来,文章内有50处,语句不通顺,或者是语句重复等等,让他们感觉,这都是硬伤,这样的一篇文章值50万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
      在这一事件中,笔者也看到了这位作协副主席的参赛文章,文章总体来看行文流畅清晰,并且语句访古,从这一点儿来讲,也能够看出来,这作协副主席其写作能力还是高出普通人很多。至于文章中存在某些错误,按他的职务来讲,也是不应该出现,但是作协官员在写文章的时候就能够做到百分之百的完美吗?尤其是仿古式散文稿子,怕是很难,毕竟这样的稿子要讲语句华丽、清晰、还要在用词上考究,意境做到完美,完全做到这一点,恐怕是很难,即使是一直从事写作的大家,也不可能完全做到。因此在这一事件中,广大网民,也不要在这篇稿子里“鸡蛋里找骨头”,批评个没完,如果让你们自己做,也未必能够写出这样的稿子来。
      当然了,稿子是不是值50万,这也不是作协副主席说了算,其奖金数额设置大小还是由主办方设置的,奖项的档次相差很多,这也不是作协副主席所能够左右的,这也是完全由主办方决定的。如果说在比赛中,他参赛完全是匿名参与的,在评审环节根本没有知道这篇文章作者的特殊身份,那他获此殊荣也是应该的,任何人质疑都酸葡萄行为。
      如果这篇文章不是凭借着稿子优秀,而是凭借着作协官员的身份,那这50万元的奖项另当别论,这样的比赛说成是炒作也不为过。真是这样,广大文学爱好者根本不必在乎参与不参与,不是真才实学获得的奖项,奖金多丰厚也是一文不值,广大网民何必耿耿于怀,放不下呢?做人,做事遵守规则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

     附:网评1: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马笑泉参与湖南岳阳临湘市举行的“我与十三村的故事”征文比赛,其参赛作品《十三村记》获得特等奖,被奖励50万元现金,瞬间在网络上引发争议,有质疑其作品中有语法、标点错误的,更有人认为,“每字258元费用,大部分人的日薪还没这个数”,并以此表达不满,继而怀疑“比赛没有监督,内部操作很明显”。
      针对人们对获奖作品的质疑,获奖者、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马笑泉自称,该文在本人作品中不算太出色。如果不对马笑泉做些了解,仅听网络质疑,估计也会觉得有人在其作品中找出50处语法错误、用词不妥和标点符号不当等,当然会认为评奖有什么猫腻。但若知道马笑泉的有关作品,曾获得《当代》文学拉力赛中篇小说原创专号冠军;2005年度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年赛一等奖;第21届湖南青年文学奖;2011年度湖南新闻奖副刊类一等奖等的话,对其参加征文能够获奖,应该不会感到意外。
      作者认为,人们之所以对马笑泉获得50万元征文奖金有所质疑,则在于其为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这个身份。因此,有人质疑其之前跟主办方是否认识、获奖引发争议是否其预期等等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不过,据马笑泉自己解释,自己虽然是作协副主席,但其没有对应的行政级别,走的是专业技术职称路线,并非人们平时认知上的“官员”。至于作品质量,马笑泉认为,参与评奖的评委刘立云、李浩、霍俊明、蔡世平、彭明榜这五位皆为文学界公认的专家,经得起质疑。
      有了上述了解,估计不少人的质疑都有可能会烟消云散。而大家的质疑,正如马笑泉自己所说,“每个人都有权利发表他的观点,只要不涉及诽谤和人身攻击,都可以”。
      不过,小编倒有一个不同的观点要表达。那就是,有人认为,“千字文章获奖50万,真是不可思议。每字258元费用,大部分人的日薪还没这个数”,并非正确。严格地说,千百年来,人们都说知识能改变命运,认为知识在人和社会中有着重要的地位,但往往并没有把知识放到相当的程度来重视。而对“每字258元费用”表达不满,也正是人们对知识重要这个问题的认识没有真正到位。
      事实上,生活中只要你仔细观察,有些人获得的报酬远远比“每字258元费用”要高得多。比如,“演员和歌星出场十几分钟,就能挣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”,人们为何不去质疑?而且,还有成千上万的人愿意充当他们的粉丝而不惜勒紧裤带去追星呢?
      要想让知识真正改变命运,让知识在人生中充分发挥作用,我们必须营造这样的氛围,让“每字258元”成为常态。而到那时,一篇征文获奖50万、100万等,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 

      附:网评2:一篇散文1936字,50万元,每字258元……在湖南岳阳临湘市举行的“我与十三村的故事”征文比赛上,作家马笑泉的《十三村记》摘得特等奖,捧走50万元奖金,被称为“湖南最贵文章”。对此,有人点赞,也有人质疑,有网友直指该文不值50万元

,并提到文章有语法、标点等硬伤。获奖者、湖南省作协副主席马笑泉和主办方,他们分别对此事表示了自己的观点。(据11月13日红星新闻)
      无论从文字价值,还是现实意义来讲,每字258元,都稍显高昂。而且,与更多辛劳的劳动者付出的艰辛相比,这份收入来得更容易。所以,这件事引发争议,并不奇怪。公众有质疑的权利,也有“眼红”的习惯,经受公众拷问,本身就是一种责任。
      既然被公众置于焦点之下,自然就会被人拿着放大镜来看,语法、标题等硬伤凸显出来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但是,语法、硬伤并不是否定一篇征文的唯一标准。征文来自于作者,作者作品在没有进行多番专业精修之前,难免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。无论是出版还是评选,在一定的范围内出现一些无伤大雅的毛病,是允许存在的。
      这件事引发争议的主要原因有两个:1、作者身份;2、奖金金额。
      获奖作者为当地作协副主席,这个光环难免让人与“潜规则”联系在一起,认为评奖不够公平公正,关照作协领导。其实,公众有这样的质疑并不是坏事。当前,一些地方举办的征文比赛,习惯关照“圈内人”,让比赛变味,同时连累了一些正经搞比赛的单位。公众质疑,说明大家权利意识觉醒,并非坏事。而50万元的获奖金额引发关注,其实跟获奖者无关,只是企业的行为。企业有钱任性,在可承受的范围拿着高额奖金来举办征文比赛,也在正常范围内,公众无需多言。
      根据企业负责人的回应,“为了提高评委规格,请的全国的作家,层层审核后,文章密封后匿名送到北京,让评委来评选。”既然如此,征文评选是在公平公正的环境下进行的,就无需在意外界的争议,只需问心无愧就好。
      目前,更多人将目光盯在获奖征文上面。作者将文章寄出了,举办方按照相应的流程进行评奖了,不论文章写得好坏,还是有硬伤,是评委决定的。即便真有问题,属于评选标准不当,该质疑的应该是评委水平,而不是作者能力或者举办方的慷慨行为。作者投稿之前也没有要求,自己投出这种水平的文字必须获奖,而举办方公开声明是匿名评选。那么,接下来的质疑又怎能扣到作者和举办方头上呢?
      有争议并非坏事,尤其是文学圈的争议。文字本身就没有绝对的标准,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不同的人对同一篇文章不同的解读和理解。有争议,说明公众在关注这事。作为作者和举办方,只要问心无愧就好,何必过分在意呢?

 

      获奖者马笑泉说:评选程序严密,拿到这个干净又接地气的奖,很高兴!


 
固顶新闻
. 友 情 链 接 ●   流 行 网 站 .

关于我们 | 服务协议 | 免责声明 | 意见建议 | 留言反馈|
Copyright © 2005-2008 www.dangdai.org   ★京ICP备08007071号   ★本网站邮箱:dangdaiw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