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本站设为首页 |  加入收藏  新闻中心 企业黄页 解放军报 光明日报
全部信息 | 文学作品 | 写作创作 | 著名作家 | 外国文学 | 艺术精品 | 演艺技艺 | 艺术明星 | 艺术院校 | 科技博览 | 发明专利 | 名著推介 | 人生常识 |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北京 >> 文学作品 / 散文
城市布谷(散文)【梦野】 我要留言/查看评论
   人气指数: 发布日期:2016-4-23 发布时间:11:28:08
广告位招租! 广告位招租!
信息内容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城市布谷(散文)【梦野】

  “布谷、布谷……”芒种前后,布谷彻夜欢唱,声音沾着血丝。多少年来,不论我走到哪里,眼前总是浮现着她们的倩影,耳畔总是回响着她们的妙音。在我心中,她们从不是鸟类,她们是我陕北的乡亲,或是父老,有着和我们一样的善良、坚强和期许。一个纯粹的种地人,有什么比忠实于季节更重要的事情?
  布谷打开了春天,花红柳绿从草筐中蹦出。在充满青草气息的大地上,她们农时也没有闲下来,一个个钻进乡亲们的掌心,伴着他们的是看见的和看不见的、数不清的乡间乐手。
  “布谷、布谷……”春天里,我由故乡调入城市工作,高楼、街道、车流、人群,挤入了我的新生活。城市是很少有鸟的,更谈不上鸟群。叫做铁鸟的飞机倒是很多的,偶尔也能看到三五结伴的麻雀,她们仿佛被墨泼过,有着黑黑的身子。我租住的房子,在城区东南古佛洞的下面,不远处的荒坡上,就有孤坟和古庙。人住得不少,但夜间总有点害怕,尤其是遇到雷雨或沙尘暴肆虐,最令人惊恐的是猫头鹰的哀泣,一律降调,“呜、呜、呜……”让人坐卧不宁。夜幕还未降临,我就拉上了那块红绒窗帘。
  挖掘机翻出老去的时光,一座座孤坟随之溜走,小洋楼火速蹿起,邻里似乎拥有了更多的人气,我也壮了胆,来了精神。抬头,古庙高高的,墙体上的红漆已褪色,未有多少香火,但神的威严还在。这里的人挺迷信的,没有人敢侵占他们。
  迎来一个喜人的事情,我终于能乔迁新居,从南郊搬到城市的繁华区。入住的当晚,进入楼门,我看到白墙上有着“天上人间”的字样,大大的、笨笨的、红红的,估计是一个小朋友的“创造”,令人心生暖意。我家在十楼,南北开窗,向南,有着异彩纷呈的灯光,住户满满的,像小孩子在玩积木,一个压着一个;向北,满眼低矮的平房,陷入寂静里,望着远处被夜色笼罩的群山,我想到了恬淡的故乡,想到了久别的牵念着的布谷。
  经春历夏,不觉冬天就向我们冷冷地走来,小区里有不少人家,开始在窗外用角铁焊上框子,再放个小铁柜,为的是储物,放的最多的是肉类。妻子也叫来人,在厨房向北突出的背阴的东北角装了一个,样子很好看,白铁皮的,很方正,很严实。一个冬天下来,真的有效果,代替了冰箱,不混味,省下了不少电费,更重要的是环保。
  春节过后,一个消息传来,小区要卸掉所有的小柜子,并禁止以后再私自安装,说这是不合规定的,主要是不安全。我家也拆掉了,随之一个大冰箱进门。但在铁框上,妻子放了一个塑料筐,放些葱、蒜之类的小东西,没几天,风沙突袭,就只好退回厨房里。
  这件事就算彻底过去了,没几天,我竟然听到布谷的歌声,有时竟也能看到布谷。“她是不是寻找在故乡走失的人?”我不止一次地想。她落在窗檐上、防盗栏上、空调风扇上,灰褐色的疲惫的身子,茫然的眼神,唤起了我的乡恋。在夜间,她的吟唱有时会惊醒我,我能感觉到她的方位,甚至准确位置,我有时会有点感伤,是布谷给我送来了春天,送来了乡间,让我想到无言的大地,想到乡亲和父老。
  我们谈论过布谷,不知她们在哪里安家。妻子说是在不远的山上,女儿还小,逗乐地说是在树上,我说她们根本就没有家,这是城市,她们是流浪者。
  有一天,妻子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,说布谷悄然造访了。我问在哪里,她说在窗外,就是我家小铁柜的位置。我和女儿赶忙找来小圆凳,打开窗子,我看见一只布谷在塑料筐里静卧着,眼睛一眨一眨的,没有任何惊慌,或许她的惊慌没有表现出来。我拿来一根小棍子,慢慢地靠在她的身上,可她的身子用力向下缩,没有想要起身的意思。妻子说她进了“妇产科”,要保持好温度,叫我不要惊扰。
  过了两天,两个小布谷就面世了,妻子说像刚生下的孩子,小小的、红红的、湿湿的,不怎么好看。因为太忙,我没有放在心上,过了十多天,小布谷穿上了“新衣”,简直就是她妈妈的翻版,羽毛新新的、滑滑的、柔柔的,真的秀美极了。
  在这之后,我和女儿每天都要看这两个小宝贝,看她们在怎样地成长,看她们带给我们新的惊喜,可有一天,她们就不辞而别了,巢空空如也。我说,布谷走了,估计不会回来了,妻子说不会的,两个小家伙还那么小,估计不会走的,今天是跟着妈妈试飞去了。暮色来临,布谷真的回来了,两个小家伙依偎在妈妈的身旁,借着灯火,我看见布谷的身子一起一伏,甜美极了,我的心里有了一丝慰藉。
  十多天里,布谷每天夜里都会回来,但白天早早就不见了。她们飞向哪里?我不知道。看不见她们,但我还能听到她们催种的歌声。“布谷、布谷……”隐约中,我还听出点忧郁。
  小区又要整顿了,建筑物之外不能有任何附属物,塑料筐也不能放了,等我回到家里,物业早已卸去了角铁框子。一场因缘就这样结束了,我顿时有点感伤——今夜,布谷将在哪里度过?未能给她们找到泥土,找回流入城市的乡亲,我特别内疚,好在她们还能同飞同宿,好在春已进入大地的胸膛。
  布谷不在了,我的眼前就没有了乡土。没有了乡土,我的乡情不知将在哪里安放。
信息图片:
信息视频:
请点击此处欣赏视频:航 天 之 歌
若要停播视频,请右击鼠标,点去“播放”前的“v”即可
对本条信息点评:[非常喜欢] () [颇有教益] () [值得传告] () [感言或指错(见下面“留言评论”)] ()
留言评论:

. 友 情 链 接 ●   流 行 网 站 .

关于我们 | 服务协议 | 免责声明 | 意见建议 | 留言反馈|
Copyright © 2005-2008 www.dangdai.org   ★京ICP备08007071号   ★本网站邮箱:dangdaiw@163.com